朱元璋: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,该如何做好团队管理?


读过《明朝那些事儿》的小伙伴都知道,朱元璋是一个传奇人物,他从一个放牛娃做到了皇帝,一生遇到的敌人无数,而且个个敌人都比朱元璋条件好。

我们从企业管理的角度分析

论资源:

陈友谅:他占着地广土肥的湖广;

张士诚:他拿下富得流油的江南,都是钱粮满仓。

论技术:

陈友谅:城墙高巨型舰队;郑和下西洋的的航行技术由此而来;

张士诚:大型铜炮,全球最先进的武器技术;

论人才管理:

陈友谅:一次打赏,就是成百上千的地;

张士诚:直接赏赐黄金地段的苏州园林;

论忠诚度与口碑:陈友谅的爱将张定边,大明都开国了还是宁死不降,干脆跑到福建当和尚。类似得悲怆感慨的故事,民间至今流传。

至今苏州老百姓每年阴历七月三十要烧的九四香,更是为了纪念张士诚。他们造福百姓的光辉岁月,从未被遗忘。

但这样俩位堪称完美的英雄,为什么还是赢不过朱元璋?

因为这几条成功经验,都是硬实力,朱元璋真正胜出的,却是软实力。确切说来,就是他做对的三件小事。

01、

多睡了一觉

那是至正十六年(1356年),朱元璋发动了对南京的总攻!

为了捞人生第一桶金,朱元璋打算殊死一搏,但本该残酷激烈,谁知开打就意外收获:城外元朝守军陈兆先部招呼了两下,竟立刻送上门:不打了,三万六千弟兄要投降。

但是在战乱年代最不靠谱的,就是乱兵的忠诚度,刚收完东家钱,转眼就拆东家店的缺德事,更是天天见,不新鲜。别以为投降就是好事情,如果弄不好就会把朱元璋咬得遍体鳞伤。

朱元璋麾下因此非常紧张,但朱元璋却十分轻松,直接走进陈兆先营地,迎着三万多人满腹狐疑的目光,大大咧咧吩咐:老子晚上要睡觉,谁都别烦我。

于是撤去老护卫的朱元璋,放轻松的脱衣上床,很快鼾声如雷,睡到第二天早晨太阳晒屁股才起,披衣走出营房,就见眼前刷刷跪了一地,陈兆先带着降兵们满眼热泪,效忠!

因为在这个纠结难题面前,朱元璋却深知一件事:陈兆先们过往很能打,很刺头。但他们要的东西很简单:信任。以企业管理的说法:就要归属感!

朱元璋对症下药,就是这么简单:睡觉我都不会防你,咱还不是一家人?

放在陈友谅和张士诚身上,这力量就真弱。陈友谅连分兵去围个城,都要提防叛变。后来鄱阳湖决战,刚打没几个回合,基层官兵就组团跑路,仗没打完就快成光杆司令了。

张士诚最后守苏州,打的悲壮惨烈,但周边的杭州等要地,基本都是没打几下就挂白旗,没几天就把苏州闹成孤城。忠诚良将再多,没归属感也拦不住这事。

02、

多吃了一亏

老人常说:吃亏是福!年轻人听了,却总一脸不屑:老脑筋。

那是至正十三年(1353年),二十六岁的朱元璋,还是濠州豪强郭子兴的马前卒,事业总算起色,拉了七百多人的队伍。

正想干点事业,却不想濠州城各种内斗,包括郭子兴在内五位元帅互相死掐。这就好比一家公司,好容易升职加点薪,没想到高层内斗白热化,正常运营全瘫,眼看就是要歇的样,不走还等啥?

可造反不是旅馆住店,哪能是说走就走的旅行?五个元帅如狼似虎,哪怕名义上的老丈人郭子兴,也不是个好伺候的主。

是老老实实窝在这里,继续跟这没前途的团队等死?还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,被抢一样扔下家当,跑别处去从头再来?

朱元璋的回答毫不犹豫:留下兵!

大气交出七百个兵,哄得名义岳父郭子兴心花怒放。给了朱元璋挑人的机会,于是朱元璋认认真真,选出了二十四位。这件事有多重要?看看他选的人就知道:徐达,汤和,周德兴,郭英……

这不止是他最亲近的童年伙伴,更是有一位算一位,各个军事才能出众的将才,后来横扫南北的顶级军事家。以犀利的眼光,把一次沉重的吃亏,化腐朽为神奇的变成大浪淘沙的选拔,真正组建自己最核心的成功团队。

就这条而言,陈友谅张士诚与朱元璋相比,那更是天壤之别:陈友谅可以为在洪都城吃点亏,就放弃直扑朱元璋老窝的机会,傻乎乎在洪都城下干耗。

更可以为了在鄱阳湖上吃点亏,就急火火跑到岸上扎营。甚至就为突围吃点亏,就白白放弃黄金撤退机会。张士诚却更雷,就为小战吃点亏,就放弃夹击朱元璋的机会。这二位一次次吃不起亏,也就最后造就了朱元璋的大便宜。

睡得起觉,吃得起亏,成就了朱元璋并吞四海的伟业,走向人生顶峰。

03、

多留了一次泪

是朱元璋一生最严肃不苟言笑,甚至忧心愁愁的时候。有一年生日的时候,本该普天同庆的好日子,他却做出一件令全体臣工惊呆的事!

他把自己关进深宫里,望着父母的画像流泪,甚至接见臣下处理国事时,眼睛都是通红,大臣请求热闹庆祝一番生日,却被他一顿怒喝。

他说:自己想起了过世的父母,想起了那饿殍遍野的童年,实在心痛不已,生日也难过。

表面说来,这是一个成功人士,在特殊的日子里忆苦思甜。但事后朱元璋的诏书告诉大家:他的眼泪里,绝不止是痛苦的革命家史,更是大明朝百废待兴的困苦现实。

从放牛娃到皇帝的奇迹背后,是中国古代史上最艰难困苦的王朝开局。以朱元璋诏书里的话说,想到如今的农民们,正过着比自己童年还不如的日子,像自己父母一样受苦,他还过个什么生日?

这个心态有多可贵?陈友谅不曾有过,作乱害死老领导徐寿辉后,就猴急改国号称帝。张士诚也不曾有过,打下富庶的江南,就像放了羊一般撒欢,成日关门享乐,以朱元璋自己的感慨说:张士诚啥都不比自己差,差的就是这条,刚有点地盘就先玩,自己比他强的,就是这心态。

因为有这把泪,本来有可能腐化的新政权,这下继续高压。

因为有这把泪,举国的官员有了压力,屯田垦荒招抚流民的建设,从此大面积铺开。更因有这把泪,大明王朝创造了中国古代史上空前绝后的奇迹:不能像汉唐一样和亲送女人,面对依然惨烈无比的对元朝战争和沉重军费压力,一手抓建设一手浴血奋战,竟真个打回太平江山,换得民生安乐的洪武盛世!

同样的一把椅子,如果换成陈友谅张士诚坐,又会是怎样?仅看缺了的这三件事,就极有可能是李自成黄巢的翻版,人心思治国,哪怕短暂太平,接下来恐怕继续乱!

当然这二位英雄,确实没有验证机会,哪怕历史可以假设,可以像打游戏一样快进重来,把三位所有的生死对决,倒退重来一遍。无论时间地点如何改变,唯一不会改变的,只能是结果!

做企业管理也一样:信任、胸怀、危机感这些软实力有可能比硬实力更为重要。

阅读原文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